二十五年如一日 用爱唤醒瘫痪的丈夫
2020-07-31 12:09 来源:四川新闻网
周必先为丈夫洗漱

四川新闻网消息(杜卓滨 记者 周瑜原)25年是一个什么概念?25年前一个初生的婴儿,如今已是独挡一面的青年,25年前一株娇嫩的幼苗,如今已是葱郁的大树。25年并不是常人口中的弹指一挥间,而是9千多个日日夜夜。宜宾市中共党员周必先,正是用二十五年如一日的坚守,唤醒了瘫痪的丈夫。

五口之家 温馨且和睦

与天下的贤妻一样,周必先是一位勤劳又善良的农村妇女,有着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在20岁那年,经人介绍与转业青年石绍清认识并结婚。婚后几年里,大儿子石玉辉,二儿子石勇辉,三女儿石秀辉相继出生,给这个平凡幸福的家庭增添了许多快乐。此时,丈夫石绍清通过转业安置在本乡公社(现毓秀苗族乡人民政府)任工作员,工作勤勤恳恳,尽管物质生活上十分贫乏,一个温馨而和睦的小家庭其乐也融融,让许多同龄人羡慕不已。

工作遇险 丈夫终生瘫痪

就在生命看似如意之时,命运却此时给周必先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是一个让她毕生难忘的日子,1988年冬月初三(农历),丈夫石绍清下乡到毓秀苗族乡最偏僻、道路最危险的生产组---胜利村六组(小地名:小河沟)开展工作,一夜未归。

那一夜,周必先辗转难眠,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透着一种不祥之感。

第二天,周必先从胜利村得知,她的丈夫在昨晚开会归来的途中,因天黑路滑不慎掉下数丈高的悬崖,生死未知。这一不幸消息的传来,犹如晴天霹雳,看着年龄尚小的孩子们,周必先瞬间晕倒了,至今她也回忆不起是怎样被人搀扶着去看望摔伤的丈夫,她只记得,无论她和孩子们怎样哭喊,丈夫依然躺在村民们临时用竹子绑成的简易担架上一动不动。她也懂点医学知识,试把着丈夫的手腕,心脏还在跳动,此时的她镇定了下来,丈夫还活着,还有一线希望。

乡党委政府领导也相继赶到,在领导和邻里的关心下,石绍清被送到当时条件相对较好的建武区医院进行抢救,随后又送到县人民医院。

不知是上苍的垂怜,还是挚情的感动,昏迷20余天后,石绍清突然睁开了双眼。那种喜悦,让周必先数十天来的困倦全消。

但在随后的治疗中,病榻上的丈夫除了伤口恢复完整、能饮食外,大睁着空洞的双眼,再无任何举动,不能说话,四肢不能动。周必先根据自己所掌握的医学基础知识和医生护士们在诊治交谈中投来的关切目光中渐渐明白,自己的丈夫已经终生瘫痪了。

艰难决定 照顾丈夫余生

瘦弱的周必先站在病榻前听完医生的疗养建议后,看着往日总是满脸笑容的丈夫,往事一幕幕浮现,想到从今后她将是这个五口之家的脊梁,泪水悄然模糊了双眼。那时亲友们告诉她,丈夫是工伤,现在已经残废了,政府应该负责任,将丈夫送去政府,由政府负责请人照顾,这样她的负担才会轻些,才会有精力照顾自己的孩子。

周必先的心里何尝不清楚,这是亲友们对她的好,又何尝不清楚自己的决定将会决定她一生的生命轨迹。她也曾想过放弃,然而,结婚以来的恩爱点滴总是在不经意中浮现在眼前,夫妻本是同林鸟,怎可大难临头各自飞,她更想到自己还是一个中共党员,用她质朴的话说“不能给党委政府和领导添麻烦”,于是她承诺一力承担起丈夫的余生。

25年坚持 点亮希望的曙光

有爱,就有希望。温暖的春风总能使冻僵的枝头不经意间蹦出绿芽。每天她除了照顾孩子,发展生产,处置各种日常生活中的繁杂事务外,还要为丈夫擦拭身子,端屎端尿,再苦也得和颜悦色地陪丈夫说话,再累也得给丈夫捏捏睡僵了的肌肉,再忙也要给睡着的丈夫换洗衣服,保持被褥的干燥。

由于丈夫大小便失禁,总是将床铺弄湿弄脏,但她依旧耐心地为丈夫换洗,确保丈夫未长褥疮。

坚持,有时候总是能给坚持者一个意外,在她不倦不弃的悉心照料下,她的丈夫在受伤25年后渐渐有所好转,现在能自己挪动椅子到屋外晒太阳,而且能说一些简单的话语。当然,由于大脑神经受重伤,能说几句话的丈夫总是时笑时骂,性情烦躁,但不管丈夫对自己怎么骂,她总是不生气,不怨恨,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长久的压抑导致的精神异常。

如今,周必先的丈夫依然活着,比医生预言的多活了十多个年头,而且状况比以前还有所恢复。

编辑:刘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