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宜宾  >  川网报道

赵一曼孙女陈红:正在创作“我心中的奶奶”

来源:四川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11-06 10:40


在赵一曼塑像前致辞

四川新闻网宜宾11月6日讯(蒋昭玉 记者 周瑜原)著名抗日英雄赵一曼,在31岁年纪轻轻的时候,便痛舍幼儿,为国赴难。82年过去了,人们从未停歇过对她的缅怀、追思。

有一个人,多年来,在北京,在哈尔滨,在赵一曼的家乡宜宾,人们每逢举办大型缅怀活动,都以第一嘉宾的身份极力邀请她。而她,只要时间不冲突,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总会不辞辛劳,欣然前往。她说:“宣传奶奶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她,就是赵一曼的孙女——陈红。

长在宜宾定居成都 每年回家祭奠奶奶   

2018年10月25日,时值赵一曼诞辰113周年纪念日,陈红回到家乡——宜宾市翠屏区白花镇,参加翠屏区委、区政府主办的“缅怀英雄先烈 弘扬一曼精神”主题活动。

定居成都的陈红,今年已是第三次回到宜宾。第一次是清明节回来给奶奶和其他长辈扫墓,第二次是参加宜宾市建城2200周年纪念活动。

列队参加活动

陈红用略带成都口音的宜宾话,讲述起了身为烈士后代独有的生命故事。

1958年12月,陈红出生在北京。在四川宜宾工作的陈红姨婆(赵一曼的二姐李坤杰)知道妹妹赵一曼有了孙女,就多次写信给赵一曼的儿子陈掖贤,希望把陈红交给她来抚养。由于工作繁忙,陈掖贤同意了姨母的要求。

就这样,陈红来到了奶奶的故乡白花镇,在白花镇上完了小学、初中,又在奶奶的母校(现宜宾市二中)念高中。1976年,陈红高中毕业,插队到奶奶出生地白花镇白杨嘴村,当了两年知青。直到1982年,父亲陈掖贤考虑陈红孤身一人在四川,将陈红接回北京生活。1987年,陈红再次从北京回到四川,调入四川省大件运输公司检测站工作,2013年退休。如今,她已在成都生活了31年。

致辞

“别人问我是哪里人,我都说我是宜宾白花人。”今年60岁的陈红,言语温柔,依然面容姣好,气质不凡。“小时候,姨婆经常带我到翠屏山赵一曼纪念馆去瞻仰奶奶,耳濡目染接受革命教育。”

陈红说,每年她都会回宜宾给奶奶扫墓,回来看望养母和姨婆,宜宾这个城市,一直伴随着她的成长。这次回到宜宾,参加了有史以来白花镇最隆重的纪念活动,看到家乡各级党委和政府大力弘扬一曼精神,谋求家乡发展,她感到很激动、很自豪。

“这些年来,我每一次回来,都在感叹家乡父老的精神面貌、家乡的村镇建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白花镇划归翠屏区之后,家乡干部群众站在了新的起点,正在形成迈向新高度的凝聚力,让人十分振奋。”

一曼精神影响一生 英雄后代宁愿平凡

“我在奶奶的故乡长大,奶奶影响了我的一生。”赵一曼在宜宾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在陈红还不知道英雄是什么概念的年纪,在她觉得英雄离自己的生活还十分遥远的时候,她便知道了自己的奶奶就是一个大名鼎鼎的英雄。

“虽然不知道怎样的人物才算英雄,但从老师和同学们无比崇敬的眼光中,我懂得了英雄的崇高,也感受到了作为英雄后代无比的荣光。”

为赵一曼纪念树培上东北黑土

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陈红渐渐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原本大家相处得很随意的,要是突然听说我是赵一曼的孙女,大家便会对我另眼相看。”陈红说,虽然大家的目光里充满敬仰的神情,但自然不自然地,大家就会以更高的要求看待自己,自己仿佛被隔离到另一个世界。

经常置身这种境地的陈红,感觉到作为英雄的后代,与生俱来就会背负一种无形的压力。“从记事开始,姨婆和父亲就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英雄后代,不能给烈士抹黑。所以,从小到大,我的一言一行都比身边人更加注意,我生怕言行不当,损坏了奶奶的英雄形象。”

“奶奶的形象太神圣、太高大了,我时时处处都要谨小慎微,这种心理压力几乎伴随我一生的成长。直到退休后,不用再面对各方面的人际关系,我这根紧绷的弦才放松下来。”

陈红坦言,以前在成都就职的企业效益不好,东北那边想请她过去,也是由于这些因素,她婉拒了。“父亲曾说过,虽然我们身体里留着英雄的血脉,但实际上我们就是普通人,我们不需要到处宣扬自己,只要将奶奶装在心里就可以了。”

陈红喜欢养花、养狗、织毛衣,已经做了外婆,如今,她正享受着希冀已久的平凡、安逸、放松的生活。

宣传奶奶义不容辞 著书立作留存财富

将奶奶默默装在心里的陈红,从1987年回成都工作开始,每年清明节都要到翠屏山赵一曼纪念馆祭奠。有时候和家人一起,有时候一个人,她总是到处转转,然后送花、默哀。直到2004年,纪念馆工作人员才“认出”她。

几年前,陈红身患重病,错过了不少纪念活动。如今,身体状况良好的她,又频繁地出现在了公众视野。她说:“宣传奶奶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各个地方邀请我去我都很支持,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种植赵一曼纪念树

宣传好奶奶,对陈红来说,不仅仅停留在四处奔走参加活动。陈红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为奶奶写一本书。“早在10年前,中央电视台文献记录片《赵一曼》的导演,就劝说过我写一点东西下来,说这么多人都在写赵一曼,我写的东西跟其他人肯定不一样。那时我在上班,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但我心里想的是,我早晚肯定要写出来。”

已经退休赋闲在家的陈红,终于有了充裕的时间和精力,“构思了很多年,现在已经下笔了。”陈红说,“很多人都写过奶奶,大家更多偏重文学人物来写,而我要从自己的角度来写,写我认识的奶奶、我心目中的奶奶。”

“什么时候能写完,我也不知道。”陈红觉得,写作不是她的特长,她只是有一个信念,就是必须要做一个记录,将奶奶的一生,将奶奶留下的宝贵财富记录下来,留给孩子,一代代传承下去。

让陈红欣慰和感激的是,自己的家乡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弘扬和传承一曼精神。“我在参加活动的时候,有不少学生找我签名,看到年轻人不只是崇尚偶像明星,也崇拜革命英雄,他们没有忘记历史,我心里就特别高兴。”


新闻热线:17713570102 值班QQ:1825408122
扫码关注四川新闻网头条号:西部看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