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宜宾  >  产业经济

关山重重 寻找“电爸”“电妈”

来源:四川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3-13 17:19

陆洋在办理村民用电业务

四川新闻网宜宾3月13日讯(陈刚 蒋太平)“山连着山哦,遥望那山路十八湾……”3月13日,国网四川宜宾市南溪供电公司汪林供电所员工陆洋收到一封来自贵阳的信, 要他转交其父母。陆洋知道, 是干弟弟来的信。

陆洋还记得3月2日那天认亲的场面。那天,位于宜宾市翠屏区高店镇白新村陆洋家中热闹非凡。

“爸爸、妈妈,你让我们好找呀,现在终于找到到你。”三个阳刚帅气的小伙子携妻带女,围着陆洋的爸爸陆帮明、妈妈李阳芬直喊。

陆帮明、李阳芬可是白新村的“名人” 。陆帮明是南溪供电公司高店供电所员工,儿子陆洋子承父业,中专毕业后,2008年又入职汪林供电所。两父子几十年来任劳任怨为父老乡亲搞好用电服务,李阳芬辛勤操劳家务, 一家人倍受村民尊敬,陆帮明、李阳芬被村民们尊称为“电爸”、“电妈”!

面对亲热的场景,邻居纳闷了:“咦,‘电妈妈’不是只有陆洋兄妹吗?怎么又多了三个儿子?”

事情还得从18年前说起……

迷路

十八年前十月金秋的一天下午,李阳芬扛上锄头背着背兜,到山上地里割苕藤挖红薯。

她出门跨过屋侧的水田上了川云马路,突然发现三个小男孩歪歪斜斜地躺在路边草丛中睡着了。其中,有二个约八九岁,另一个约五六岁。三个小孩衣衫不整,脏兮兮的,好象许久也没有洗过脸,露着蔫瘪瘪的肚子。“哥,我饿呀。”最小的男孩在梦中喃喃自语,匝巴着嘴巴,流着口水。

这三个孩子是咋啦?是被家人打骂离家出走?作为母亲的李阳芬动了侧隐之心:一定饿坏了,家里人一定着急吧?她急忙叫醒了三个男孩,帮他们拍干净身上的尘土和草渣,把他们领回家,让小家伙们吃了一顿饱饭后, 又舒舒服务洗了一个澡。陆家条件较简陋,但小家伙们找到了家温韾的感觉, 玩得很开心。

丈夫陆帮明到村里抄完表后回到家中,发现了三个不速之客,连忙关切地询问;“孩子,你们是哪儿人?怎么走到这儿了?”三个小朋友自报家报:大的两个叫刘昌红、王军,小的叫刘波,是刘昌红的弟弟,读红坝小学。

“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篇作文:《外面的世界》,我们就想到外面看看,跟着马路走出大山,左转右拐的到了这儿,不知怎的,迷路了,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他们一天没吃饭了,饿了就在路边的红薯地里掏生红薯吃”。

红坝小学?高店镇周围好象没有这个小学。听三个小家伙说话腔调,是相邻的自贡市富顺县口音。陆帮明突然想到嫂嫂在富顺县板桥镇教书,可以托她去打听啊!

“电爸、电妈”在辛勤劳作

电灯

天黑了,陆帮明拉亮电灯,十多瓦的电灯吐着红丝,发出微弱电光, 象大山森林里的“莹火虫”。三个孩子们好奇地问这是什么,陆帮明告诉他们那叫电灯。

陆帮明给孩子们打了一个谜语,“屋里一根藤,藤上结个瓜,一到太阳落,瓜里开红花。”孩子们东望望西瞅瞅,开心地回答:“电灯”!

孩子们讲他们在大山深处的家里没有电灯。爸爸妈妈只有到街上买煤油,自已制作油灯,拿根小铁管或找块小铁皮卷成管,把棉线穿进去,用煤油浸湿,找个瓶装点煤油就点燃照亮了。孩子们说,棉芯越大灯越亮,油烟也越大,灯芯爆得噼噼啪啪响,他们晚上看完书都被熏成“花猫”了。

刘昌红说:“我好喜欢电灯哦,桔黄色灯光好温暖,风吹不熄”。“不注意用电安全, 出了故障,  电灯也会熄的。” 陆帮明说。

陆帮明给孩子们讲了一些安全用电常识,孩子们睁大眼睛好奇地听着。讲着,讲着,突然,大风吹起,电灯熄了。“陆电工,快,停电了!” 有人在窗外喊道, 陆帮明背着电工包匆匆赶了出去。

“什么情况?”孩子们不知所措。“村里停电了,叔叔出去抢修了,他经常出去抢修的”李阳芬淡然地说。孩子们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觉得当电工真辛苦。

第二天上午,陆帮明到高店镇去打公用电话给嫂嫂讲明了情况。这一问, 巧了,很快得到嫂嫂回音,与当地失踪的三个男孩情况相符。

下午,嫂嫂带领着家长来到陆家。经过离家遇到困顿和饥饿,孩子们好象一下长大了变乖了。孩子们扑进家长的怀里高兴地喊道:“爸爸、妈妈”。

看到这温馨的场面,陆帮明、李阳芬夫妻俩眼里润润的,微笑着,心里甜甜的。

 [1]  [2下一页

新闻热线:0831-2380000 值班QQ:1825408122
扫码关注四川新闻网宜宾频道官方微信